两代严父两代兵

原标题:两代严父两代兵

  谈恋爱期间,爱人大树对其善良的母亲总是津津乐道,却极少谈及他的父亲。问及原因,他说小时候经常挨父亲打,自己之所以携笔从戎,其中很大的原因,就是为了远离父亲。新兵集训期间,有些战友难以承受苦累,哭着说想家想爹娘时,他却嗤之以鼻。班长问他想不想家。“就训练这点儿苦,相比在家时我爹的管教,那就是小菜一碟儿,有啥好想家的?”大树的回答,直接把严肃的班长逗乐了。

  结婚后,在与亲戚朋友的聊天中,在近距离的接触和观察中,我还原了公公的真实形象。公公拙于言,而勤于行,是个极品好男人。早晨,一家人还都在熟睡,他老人家便起来把水缸注满,把庭院、羊棚、猪圈、鸡舍和鸭窝清扫得干干净净。屋门以外的所有活计,他认为都是男人该承担的,从不让婆婆动手;而房门内的家务活儿,他则是能帮就帮。冬天下雪的日子,公公收拾好自家的庭院后,会赶着去把通往古井和小学的路提早清扫好,方便村民担水和孩子们上学。每逢进城赶集卖农产品时,尽管自己连瓶汽水都舍不得喝,却不忘记买点儿水果、小食品之类回家哄孙男娣女们开心,抑或是捎块儿卤牛肉给婆婆增加营养……公公默默无闻的,把对所有人的好,都付诸在行动中。

  这位在村里远近闻名的“李木匠”,本身并没有虐待倾向,只是平素习惯以严谨的工匠精神,对自己的6个子女“精雕细琢”而已。而成长期的大树,实在是太能变着花样儿调皮捣蛋,招惹是非:不是偷生产队的瓜,就是摘邻居家的枣;不是与男同学打架,就是搞恶作剧吓唬女同学……公公每每知道后,多的话不说,就是一顿训斥或暴打。面对婆婆的心疼劝阻,公公振振有词:“想让孩子成器,就必须像种瓜一样掐尖,像植树一样修剪枝杈。”即便大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也不会得到父亲的任何奖赏。公公认为,每个人都必须做好自己的分内事。学生的本分就是学习,把课本学通、学懂是应该的,有啥好显摆的。

  在公公的严格管教下,其女儿都温柔贤惠,儿子都正直善良,其中两个从军入伍,两个当了军嫂。大树当兵出发那天,公公长舒了一口气对婆婆说:“这回总算放心啦,我把最小的儿子交给部队了。接下来,就让部队领导把他修理成有用之才吧!”说到做到,大树义务兵期间,以及后面的考学、提干、结婚、生子等大事件,公公统统由大树一人做主,不曾有过丝毫干预。

  许多年来,大树对自己的父亲几乎一直没有交集地敬而远之。但我却常常暗自庆幸:多亏有公公当年的严格家教,否则,哪有日后品行端正的大树供我依傍。

  2002年,听哥嫂说,组织上要安排大树转业。年近八十的公公慌张起来,以为儿子成了没组织管理、没钱吃饭的闲散人员了,他急吼吼地打电话给我,准备重新行使家长权力:“宪存到底是犯啥错误啦?为啥干了25年,部队竟然不要他了?你跟他说,别在外面瞎混,赶紧回老家来跟着我养羊、种地、做木工。这些年,你们寄回来的钱,我都攒着没动呢。即便是你们一家三口都回来,也保证有吃有喝有住的……”他自顾自地说完,不等我解释,就挂了电话。

  当我哭笑不得地把公公的电话内容复述给大树听时,大树破天荒地首次主动打电话给父亲:“爹,您别担心,不是我犯错误被部队开除了,而是服从命令转业到地方,由当地政府重新安排工作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转业,也是军人对部队的一种特殊奉献……”电话那头,公公如释重负的一声叹息后,语气变得竟有些温柔:“中!没犯错误我就放心啦,那你就踏踏实实地干好新工作吧!不要记挂我和你娘。”放下电话,我看到,大树的眼里噙着几朵泪花。那一刻,他应该是真正感受到了父爱的厚重吧!

  两年后,公公罹患癌症。大树得知消息后,急忙请假回家伺候了一个月。一个月的朝夕相伴中,父子间照旧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。每每公公疼痛发作时,大树都会用一只手轻柔地按摩着父亲的胃部,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父亲的手,给予他生命力量的支撑。弥留之际,公公曾紧紧抓住小儿子的手,吃力地叮嘱了一句:“别记恨爹曾经打过你哈!你不晓得,打在你身上的巴掌,其实疼在爹的心上呢!”坚强的大树一下子泣不成声:“爹,我早已经不记恨啦——多亏有您的管教,我才成为了一个好兵。”

  我不得不承认遗传基因的强大。从来不曾听大树口头认可过父亲对他的教育方法是正确的,但在公公去世后的日子里,大树却潜移默化地沿袭了其父诸多的严厉。他的大巴掌,就像是一把园林工的长剪刀,适时剪掉了儿子成长中逸出的枝杈;他犀利的眼神,如一把利剑,及时剔除了儿子自认为成熟中的私心杂念。

  2012年,大学毕业的儿子也如大树当年一样,急于挣脱严父的束缚,毅然决然地打起背包,到部队去接受人生挑战了。同样的,儿子在电话里,轻描淡写地把新兵连里的强化训练当成了“司空见惯”的操练,把班长和连队领导的严格要求当成了“习以为常”的家训。班长问他咋能那么快适应军营生活,他嘻嘻哈哈地答道:“这种管理和训练,相比于我家老爸的家教,简直是弱爆了。”

  两代严父,成就了两个合格的军人。受益的是我这个柔弱的女子。我不会像闺蜜们那样去严管丈夫,也不用像励志书上那样去教育儿子,我只会像公公所说的那样,立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,静待两个被父辈和部队教育好了的男人日趋完美!

(责编:黄子娟、袁勃)

http://www.wm927.com/PGtcT/

上一篇: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继续征集会徽、吉祥物和   下一篇:人民空军 振翅飞出新航迹

相关推荐

魔鬼赛程恒大漂亮收尾 高拉特不再甘心当
河北正定考古发现七个朝代叠压遗迹
浪鲸卫浴杨红:我们的产品有独特的品牌
寰球立方体
硅藻泥的环保性能究竟有什么好?
韩学者:韩被迫在中美间选择 未来困境会